胜利社区

搜索
点标签看更多好帖

猎鹰作品《不需要太懂》

  [复制链接]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还不错
    2015-5-6 09:53
  • 签到天数: 1 天

    [LV.1]初来乍到

    分享到:
    发表于 2009-6-23 20:3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  金桥国旅

    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   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    x
    本帖最后由 猎鹰 于 2013-6-12 00:08 编辑


    1989年3月,记不清是哪一天了,寒假结束,快到了规定的返校日,我早盼望着这一天,因为我将踏上新的“油漆路”——参加工作!正式迈入“油鬼子”的行列。
    班主任早说了,明天是返校日。可我等不及了,一大早,我骑上家里的“飞鸽”,唱着“北方的狼”,一路左摇右晃地往学校奔,想看看消息。在路上,遇到“老黑”,他是我们的班长。
    “操!你挺积极,不过你来对了,老刘(班主任)让我一个个通知你们,今天就开拔!”老黑咧着夸张的大嘴笑着说。
    我一条腿胯在车梁上,眨着眼睛问:“开拔?上哪?”
    “采油队,快去准备行李,要带上被子”!
    说完老黑急匆匆走了。
    我傻了半分钟,急忙登上车子飞奔到学校。
    只见两个月没见的同学大部分已经聚集在了校园的花坛边,我的目光在他们中间急切地扫荡着,终于定格下来!我瞅见了两个月没见的她,也就是令我后半生牵挂的人——“鸽子”!
    她还是不高的个头,显得那样弱不禁风,见到我的目光,鸽子傻傻的与我对视了两秒,这两秒,我一辈子不会忘记。
    我赶到我妈工作的司宿食堂(运输司机宿舍食堂的简称,那时运输还有一个修保厂食堂):“妈,我们今天就要走”!妈“呕”了一声,赶紧解下围裙,请假和我回家。
    爸妈忙活着给我收拾行李被褥,妈一边收拾,一边叨叨:“咋不早通知,晚上准备给你买被罩呢”。我在旁边走来走去,激动!因为终于看见了两个月没见的鸽子。

    [ 本帖最后由 猎鹰 于 2009-12-30 10:11 编辑 ]
    CIMG0047.JPG
    clip_image002.jpg
    1-177.gif
    本帖评分记录经验 点数 收起 理由
    非常非常 + 1 赞一个!
    小鱼儿和大鹏鸟 + 1 赞一个!
    淋着雨靠近你 + 5 原创内容
    总评分: 经验 + 5  点数 + 2 
    免责声明:用户在本平台发表的内容仅表明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平台观点,本平台亦不承担任何法律及连带责任;本平台发布的信息仅为传递、参考之用,不构成任何投资、使用等行为的建议。任何后果均由用户自行承担;转载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,我们将立即整改或删除相关内容。联系邮箱:slitcn@qq.com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还不错
    2015-5-6 09:53
  • 签到天数: 1 天

    [LV.1]初来乍到
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09-6-23 20:36 | 显示全部楼层


    下午,我扛着被子、揣着七块钱和十斤粮票,火急火燎地来到学校。一辆运输的轿子车在恭候我们。
    兴奋!当时的心情就是兴奋!要挣钱了,可以名正言顺地抽“喜庆”!喝酒!正大光明地谈恋爱!操,老子是大人了。
    轿子车不由分说加油门就走,出了城市,一路向西。渐渐地,麦田出现了,几匹牲口在田里劳作。胖妞“李元霸”指者麦田里的一匹牲口惊呼:“好大的马”!我们男生爆笑,其实那是匹骡子。
    轿子车把我们越拉越远,离家越来越远,映入眼帘的仍旧是一片片的田野,一处处的村庄,女生一开始还兴奋的笑脸,渐渐象被暴晒的喇叭花,渐渐枯萎,我们男生倒没什么,在车上一边欣赏风景,一边肆无忌惮地嬉笑打闹。
    最后,一个大院子出现在我们面前。
    院子里有一座楼,剩下是几排平房。一个穿着黄军褂的胖子从楼里出来,有30出头,挺着胸,用手指头比划着,把我们分配到宿舍。女生全都住进了三楼一个大间,男生住平房。
    我生性懒,可能是排行老六的缘故,在家宠的,干啥都不紧张,讲话了:吃SHI都赶不上热的。所以没有抢到下铺,我瞅见角落有一个空的上铺,就把被褥往上一扔,开始铺床。收拾差不多了,班主任一声喊:“吃饭了”!我们纷纷从兜里掏出钱和粮票,呼呼隆隆地跟在班主任屁股后边,集体到食堂开吃。
    大家伙唧唧喳喳地围着食堂保管员,买了饭票。我数着指头,算出7块钱刚够吃一星期,一顿都不多。烟钱是没了……

    [ 本帖最后由 猎鹰 于 2009-6-27 13:50 编辑 ]
    CIMG0043.JPG

    点评

    好幸福啊,就俩男生啊  发表于 2012-10-21 07:43
    免责声明:用户在本平台发表的内容仅表明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平台观点,本平台亦不承担任何法律及连带责任;本平台发布的信息仅为传递、参考之用,不构成任何投资、使用等行为的建议。任何后果均由用户自行承担;转载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,我们将立即整改或删除相关内容。联系邮箱:slitcn@qq.com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还不错
    2015-5-6 09:53
  • 签到天数: 1 天

    [LV.1]初来乍到
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09-6-23 20:37 | 显示全部楼层


    就这样,我们全班男女生稀里糊涂被关在这个说远不远、说近不近的荒郊野地,一个号称“油田一面旗”的采油队。
    还好,“少年不知愁滋味,爱上层楼,欲与天公试比高!”这是班长老黑常拽的一句话!我们男生来到这里后,疯了一样,头一个晚上尽情嬉笑打闹,几乎彻夜不眠,就像没人管的羔羊,在宿舍尽情撒欢儿。我在床边的墙上写了一首情诗,内容忘记了,只记得还将手掌抹上蓝墨水,在情诗边上印了一个掌印,抽象派!
    这一晚,我们的女生有的呆坐在床上抹泪,有的趴在床上听龙飘飘的磁带,大眼睛的刘婕则哭个不停,仿佛被人卖了一样。后来几天,她神不知鬼不觉地被老爸接回了家,听说找了个不错的单位。剩下我们这些劳苦大众的后代,继续在这广阔的革命天地里,为祖国的石油事业奉献着光和热!
    第二天一大早,我们还在呼呼的大睡,一阵咣咣的砸门声把我们震醒。兄弟们迷靡噔噔地起床、刷牙,统统换上从家里带来的旧衣服,因为还没发工服。
    昨天那个胖子把我们招呼到楼前的院子里,后来我们才知道,他是这里的指导员。
    开始分班组,我的心噗嗵噗嗵跳了30分钟……失败,没跟鸽子分到一个采油站。
    在上职高的最后一年,我开始追的她,她其实不是班上最美的,为什么追她,我说不出原因。那时鸽子坐在教室最前排,每次她回头与女生谈笑时,我总不知不觉被她的表情吸引,她笑,我就从心底跟着想笑,现在回想起来,鸽子那时的笑容可能是因为最天真,天真到影响了我的一生!

    [ 本帖最后由 猎鹰 于 2009-6-27 13:52 编辑 ]
    CIMG0048.JPG
    免责声明:用户在本平台发表的内容仅表明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平台观点,本平台亦不承担任何法律及连带责任;本平台发布的信息仅为传递、参考之用,不构成任何投资、使用等行为的建议。任何后果均由用户自行承担;转载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,我们将立即整改或删除相关内容。联系邮箱:slitcn@qq.com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还不错
    2015-5-6 09:53
  • 签到天数: 1 天

    [LV.1]初来乍到
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09-6-23 20:38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本帖最后由 猎鹰 于 2012-1-26 09:44 编辑


    不知写的水平咋样,我只是想写出来,其实这个念头不是一两年了,为了纪念十几年前无疾而终的那段故事,为了奉献给像我一样有过相似经历的70后兄弟姐妹。结果如何在其次。就像这部回忆录的名字—《不需要太懂》。
    十几年前和鸽子分手的那个雪天,是我最后一次去她单位看她。她出去打开水,我就在她化验室的桌上拿了一张废纸,在上面写下了一首歌词——BEYOND的《不需要太懂》,不知她有没有看见。就这样,我们再没见过面。

    我1989年参加工作,那时我的工,资是80多块钱,自己留50块,其它的交给母亲帮我存着,母亲说:“给你存着娶媳妇”。
    第一次领工资,我留了50块,把其余30块钱递到母亲手里,母亲少有的看着我笑了。中午,我爸下了班刚进屋,我妈就伸着30块钱对我爸说:“你看,老六挣钱了”,我爸眼睛透过一丝亮,看着我笑了一下,和我妈的笑容一样。
    毕竟,全家六个孩子,终于熬到我也开始挣钱了。几十年来,我爸用为微薄的工,资把我们兄弟姐妹六个一一拉扯成人,父母开心和欣慰的笑容是少有的。
    虽然我也开始挣钱了,但那时候的钱不能和现在相比。现在回想起来,有一丝辛酸,爹娘真的很不容易~~~~~~
    我每月就靠这50元吃饭、谈恋爱,即使不够,我也尽量不向父母要。我带着鸽子逛街,每次身上不超过10元,有时甚至不足10元(真的困难)。每次逛街的理由就是去看电影,那时的电影绝对看得起。只要我觉得好看,就带着鸽子去看,最好的片子不过1块钱一张票。
    而且逛街没意义,一是我俩都没钱,二是因为那个时代也没什么逛头,70年代出生的职,工可以理解。
    而我现在工,资将近3000,却消费不起电影了。票价动不动好几十,身边的80后都有电影卡了,而我,身上只有饭卡。自打结婚后,我就不敢上电影院了,贵死了,也不好看了(不许笑)。

        那时,我骑着鸽子的飞鸽自行车载着她,到了北镇,先到电影院旁边的一个天津大饼店,要两碗汤。一碗蘑菇鸡蛋汤,一碗豆腐汤,和两块大饼,一共不到3块钱。
    那时的老板绝对讲职业道德,老板比较矮,但是很面善,老板娘负责端汤和收钱,长得很贤惠。
    小小一碗汤,碗就是普通的家碗,绝对是一锅一碗地做,老板先做一碗,再起锅做另一碗。不像现在的饭店,现在的饭店会给你专门做一小碗汤吗?
    那个矮老板真的是一锅只做一碗。
    十分怀念那时我俩喝汤吃大饼的情节。鸽子把自己的小勺伸进我的碗里:“尝尝你的”。
    吃完饭,我俩进入电影院,依偎着看电影,那时的电影票一般在1元左右。
    那时我们都没有什么钱,但是每次我都尽量买些她喜欢吃的东西,比如桔子,山楂糕。在她的宿舍,她吃一口,就给我喂一口。我每次都把头扭开,说不爱吃,但她每次都硬塞进我的嘴里。后来她告诉我:“我知道你是舍不得吃,,,,,,”
    不知现在的80后、90后能不能理解我们那时的经历,我们那时没钱,但是可以用一句话概括——“相依为命”!!
    我写了这些文字,只是一种记录。
    《不需要太懂》,其实我自己也不太懂20年前的那段感情。我和鸽子是在不太懂的年代、不太懂的环境、不太懂的感觉中度过了两年~~~~~~
    我俩唯一懂得的,就是手牵在一起时,心里的那种温暖,离别时,心里渗出的那滴血~~~~~~
    也许,将来在我临终时,我希望有机会问她一句:“还想喝豆腐汤吗~~~~~~”。

    [ 本帖最后由 猎鹰 于 2009-6-30 05:44 编辑 ]
    免责声明:用户在本平台发表的内容仅表明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平台观点,本平台亦不承担任何法律及连带责任;本平台发布的信息仅为传递、参考之用,不构成任何投资、使用等行为的建议。任何后果均由用户自行承担;转载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,我们将立即整改或删除相关内容。联系邮箱:slitcn@qq.com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发表于 2009-6-23 20:38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:em23: 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    免责声明:用户在本平台发表的内容仅表明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平台观点,本平台亦不承担任何法律及连带责任;本平台发布的信息仅为传递、参考之用,不构成任何投资、使用等行为的建议。任何后果均由用户自行承担;转载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,我们将立即整改或删除相关内容。联系邮箱:slitcn@qq.com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还不错
    2015-5-6 09:53
  • 签到天数: 1 天

    [LV.1]初来乍到
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09-6-23 20:38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本帖最后由 猎鹰 于 2012-1-26 09:47 编辑


    ——进入临溪的岁月
    1989年6月6日,一大早儿,我们就真正踏入了革命的旅程!这个日子,是同学们永生难忘的日子。一辆解放牌卡车停在了院子中央,我们全体男生被发配到开发新区,一个尘土飞扬、名字却很浪漫的地界——临溪会战前线。
    终究是三年的同窗感情!女生舍不得我们就此分别,全体上车要送我们到终点。我伸出手,拉鸽子上了车厢,车厢里排放的行李就成了同学们的座位。鸽子和我并排坐在我的木箱上。进入临溪地界,尘土开始招呼我们,我立即脱下外套,罩在鸽子的头上,鸽子见我眯着眼睛,忍受着尘土,就把头上的衣服伸过来:“快进来吧”!我鼓着嘴摇头,因为我俩目前还是“兄妹”相称,我要注意影响。但她几乎用命令的口气说:“快点儿”!
    我接过衣服,罩在我俩头上,灰尘不见了,而我却傻乎乎地举着衣服,盖着我和鸽子,她甜美地看着我,我却不自然地说:“真暴”!
    车子歪歪扭扭到了临溪,展现在我们面前的,是一个坑坑洼洼的院子,厢式简易房将院子分为两段,一段是作业队,一段是采油队。由于我们坐的是卡车,车子一进院子,就看见西边的宿舍里涌出一大片光着膀子的大小伙子(因为是夏天),他们对着车上的女生疯狂地睁大眼睛,品头论足!后来才知道,那是前线作业队。
    我们男生被指导员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,安排到两间车厢式宿舍。我还是吊儿郎当,结果只混到一个角落的上铺。男同胞中有对象的,床单、被罩、枕巾都被对象搜罗走了,回去给他们洗。
    而我,因为我和鸽子只是追求与被追求的关系,我还是光棍一个。所以我把被褥扔到床上,就站在那里发呆。鸽子挤了过来,将我的床单、被罩、枕巾收了起来,卷成一卷,说:“明天我给你带回来”!
    临溪的队长找了一辆顺路车,送女同学回去。我看着鸽子和女生上了车,就跑到院子里看露天电视。后来的一天,鸽子对我说:“那天我上了车,你却没有目送我,还跑去看电视了,我伤心极了”![ 本帖最后由 猎鹰 于 2009-6-27 07:50 编辑 ]
    免责声明:用户在本平台发表的内容仅表明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平台观点,本平台亦不承担任何法律及连带责任;本平台发布的信息仅为传递、参考之用,不构成任何投资、使用等行为的建议。任何后果均由用户自行承担;转载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,我们将立即整改或删除相关内容。联系邮箱:slitcn@qq.com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还不错
    2015-5-6 09:53
  • 签到天数: 1 天

    [LV.1]初来乍到
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09-6-23 20:39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本帖最后由 猎鹰 于 2012-1-26 09:50 编辑


    今天又喝酒了,也许每个人都一样,清醒的时候就忘记了过去!酒精一催眠,从前的记忆又像被雨打的窗户,悠悠然浮现在你的眼前......
    鸽子那时在单位上的是三班倒,一个4点,一个零点,然后一个白班,然后能休一整天。到了她休班的那一天,她就会坐地方车回家。她家在黄河南岸的一个采油厂,只要我有空,就骑自行车送她去车站。
    那时的冬天总觉得比现在冷。记得一个冬天的下午,北镇国营车站没有车了,我就带她来到国道路口,在路边等着,想看看有没有个体户的车。
    天很冷,我穿着一件军大衣,鸽子穿着一件40多块钱的,带着毛毛领的粉色小羽绒服,其实也不是什么羽绒,真正的羽绒服很贵的。
    记得那天的风像刀子似的,我俩跺着脚,观察着一辆辆路过身边的客车。我伸出手,把鸽子的上衣拉链往上提到头,再把她的领子竖起来,裹住那张红彤彤的小脸:“你到商店里去吧,那里暖和,车来了我叫你。”鸽子听话地去了身后的商店,里面有暖烘烘的煤炉。
    我裹紧了身上的军大衣,两手揣进袖子里,就像一个卖烤地瓜的农民,跺着脚,在路边盼望着个体车的到来,偶尔回一下头,冲着商店里的鸽子笑笑,鸽子在商店里呆呆地望着我……
    有一次,鸽子对我说:“那天你在路边替我等车,冻得你直跺脚,我想我一辈子都忘不了……
    十八年过去了,那个商店早已经拆除了,就像这段感情,已经与那个时代一起烟消云散,现在,那里已经变成了高耸的商务宾馆,鸽子也早已经调回了父母的身边,现在一定有了自己的家庭,有了疼爱她的老公,有了可爱的孩子。
    不知道现在的80后、90后会不会有这样的爱情,会不会理解这样的经历。
    爱情,对每个人来说不应只是一个过程,它在你十几二十年之后,是不是值得你留下什么文字,来纪念这一段无疾而终的感情?
    只要事事从心底为她着想,不去想最后能得到什么,那,就是爱了……

    前面已经交代过了,我们班里的男生坐着“解放牌”吊儿郎当迈入会战前线,在以灰尘著称的广阔的天地里挥洒着汗水、泪水,一台台抽油机在师傅们和我们的手里运转起来。我们抽着“喜庆”、“时代”、“青州”,喝着“董永”、“景芝白干”,昏昏沉沉在前线奉献着青春。
    我们住的是铁皮简易房,出了房间就是泥泞的院子,说是院子,其实只是铁皮房围成的院落。记得来前线的第一天,鸽子把我的床单、被罩拿回去洗了,第二天一早就让人捎了回来,晒得真快,因为是夏天的缘故。
    离开实习地,发配临溪的那天中午,接我们男生的“解放牌”到了。我收拾好木箱、被褥,就跑到三楼鸽子的宿舍道别,她坐在天台的长椅上发呆,我光着膀子坐在她身边(搬行李出了一身汗):“我走了,多保重”。她没吱声,我又说:“我就要走了,我还有希望吗”?她低下头:“你要好好学,好好干,能当上技术员啥的,还有希望吧”!
    她的父母对她寄予希望,她在家是老大,下面还有弟弟妹妹,父母迟早会把她调回身边,我能理解。
    到了会战前线,我被分配到2号站,站长是一个40多岁的老师傅,我到站上没多久,就和他打成一片。记得一次在值班房,他喝着茶对我说:“小X,等发了工资,我挣钱多多出点儿,你挣钱少少出点儿,凑两个菜儿,咱俩喝一壶。”这话正中我的下怀,我本来就是个酒量不高的酒鬼。
    分到临溪一周后,我搭职工班车到“一面旗采油队”看鸽子。在采油队东边的小桥边,鸽子流着泪伏在我的肩上,我拥着她,一直坐到了天亮,什么话也没说,我只是想:我要好好照顾她……
    两年的苦恋开始了…….

    [ 本帖最后由 猎鹰 于 2009-6-27 08:06 编辑 ]
    免责声明:用户在本平台发表的内容仅表明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平台观点,本平台亦不承担任何法律及连带责任;本平台发布的信息仅为传递、参考之用,不构成任何投资、使用等行为的建议。任何后果均由用户自行承担;转载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,我们将立即整改或删除相关内容。联系邮箱:slitcn@qq.com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头像被屏蔽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发表于 2009-6-23 20:39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顶起来没完了~~~~~~~~~~~~~~~
    免责声明:用户在本平台发表的内容仅表明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平台观点,本平台亦不承担任何法律及连带责任;本平台发布的信息仅为传递、参考之用,不构成任何投资、使用等行为的建议。任何后果均由用户自行承担;转载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,我们将立即整改或删除相关内容。联系邮箱:slitcn@qq.com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还不错
    2015-5-6 09:53
  • 签到天数: 1 天

    [LV.1]初来乍到
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09-6-23 20:40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本帖最后由 猎鹰 于 2012-1-26 09:52 编辑

    九——
    分手
    刚到临溪采油队不久,我就上了夜班,那时候规定,下午三点半接班,每隔四小时巡一次井。我们刚出校门不久的“小蛋子”很实在,真的就四小时巡一次井,睏了,我就趴在桌上眯一会儿。半夜,我拎着24号管钳,跳过一条水沟,经过一片玉米地,巡一回井。夜深人静的荒野,只有风和夜猫子的声音。每次经过玉米地的时候,我就大喊,为了吓唬鬼,也为自己壮胆。
    在毕业之前,我开始追“鸽子”,一直追到实习。我的脸皮挺厚的,鸽子却是个心善的姑娘,虽然一开始就没答应我,但我们始终以好朋友相称。到“油田一面旗”采油队实习的三个月中,我经常让女生叫鸽子出来散步,时间长了,我们的距离越来越近。举个例子说,一开始我们散步,总保持着50公分的距离,随着时间的推移,自然而然的近了,经常走着走着,肩膀就碰在一起。那时候,我们是真心实意的知心朋友。
    鸽子在13号站,我在12号站,距离不算远。一次,井上出了点问题,站长让我到13号站通知关闸门,我骑着自行车飞一般到了13号站,鸽子正和同事们在计量房擦流程。同学小谢说:“呦,来了不能白来,帮我们干活呗”!鸽子甜甜的看着我,我相当自觉地拿起纱布,帮她们擦起来。
    这天是周末,同学们下了班就会全部回家,不过要骑自行车。从“一面旗采油队”骑到城区要一个多小时。我帮她们擦完流程,就从计量房出来,准备骑车回站上,我心里想,鸽子一定会跟出来。果不其然,鸽子随着我出来,甜甜的看着我。“我在队上等你,带你回北镇”。鸽子甜甜的点点头。
    鸽子比我大一岁,她却一直暗地里叫我哥哥,同学们用怀疑的眼光拷问我时,我总是解释:“我们是朋友”,这是鸽子的意思。我俩都知道,这段感情不会有结果,她的家在黄河南岸的采油厂,她在家是老大,下面还有上学的弟弟妹妹,调回父母身边是迟早的事,我一个普普通通的采油工,哪有条件……
    后来,鸽子随一部分女生分到了新单位,离城区近了,条件也好多了。苦恋两年,我一直在这种与分手越来越近的日子里煎熬。一次,我在上夜班时,想起我们的苦恋,忍不住给鸽子写了一封信,把我的心里话说给她听,大概意思是我如何如何爱她,如何如何不在乎结果。她托同学告诉我,她很苦,面对这份感情,她……想不谈了。
    我下了夜班,去鸽子单位看她,心理准备还是有的,因为和鸽子两年的苦恋,我一直抱着照顾她,不求结果的心态,所以到了面对结局的时刻,我真的比较平静。在鸽子的宿舍,只有我们俩,其他人都上班去了。鸽子低着头问我:“那个谁把我的话捎去了吗”?我“嗯”了一声,然后说:“调动办的怎么样了?”“不知道”,鸽子低声说。我静了一会,说:“我没照顾好你,我听你的,等你走的那天,我来送你”!然后我起身走,鸽子红着眼站起来:“别走,吃完饭再走”。我已站在门口,回过头说:“多保重”!然后头也不会地下了楼。
    鸽子的脸苍白,在后面追着我,我快步在前面赶路,一直走到220国道,在那里搭车回家。鸽子追我到路口,苍白着脸说:“吃完饭再走”!两年里,我一直很听她的话,即使在分手的时刻。所以,我俩又走了两公里的路,回到她宿舍。
    我俩坐在床上,她拿起一件外套,说扣子坏了,就低着头拆线,拆了半天也没进展。我接过来,仔细地,一点一点拆,说:“你看,拆个线还不如我会拆呢,以后要好好照顾自己。”拆了一会儿,她又接过去拆,我们的头离得很近,我在她胀红的脸颊吻了一下,她拆线的手停住了,大滴大滴的眼泪滴在腿上,我揽住她:“别离开我,好吗?”她伏在我怀里,满含热泪地点点头。
    就这样,我俩又度过了半年的时光,她的调动手续办妥了,回到了父母的身边。几天后,我坐车来到黄河南岸的采油厂,打听到她工作的单位,就在路边等她。下午2点,她骑着自行车出现了,没有发现我,我喊:“鸽子”!她一回头,立即下了车:“你来了”。“我来看看你,见到你就行了,我没别的意思,就是……想看看你,好了,我走了”。她说:“到班上坐会儿吧。”我笑着说:“不了,看到你就行了,以后多保重”。她低着头,用脚一下一下地,轻轻地踢我的腿。
    我随她来到工作的化验室,一个女工友对我俩笑笑,背过身去填资料。我和鸽子坐在长椅上,鸽子把脸埋在了桌上,我知道她在哭。两年了,这次才是分手的时刻。
    我不自然地傻坐在她旁边,后来到了下午3点半,班车要发了,我站起来说:“我走了,以后好好照顾自己”。然后向门口走,她猛地抬起头,向我伸出手,憋着声音痛哭(因为屋里还有同事),我只得回到座位,陪她到下班。分手,我没有哭,这一幕,深深烙进了我的一生。
    以后的半年里,我有时和她在电话里联络,牵挂着她,虽然,我已经有了新的伴侣。
    1991年冬天的一个下午,那天是阴天,我记得很清楚。我抑制不住对她的牵挂,坐长途车来到她工作的单位,在大门口,望见二楼窗户里鸽子的身影,心通通直跳。
    她工作的化验室门上有一个小窗,我敲敲门,鸽子看到我,并没有显出吃惊的表情,打开门:“你怎么来了”?我看着她明显消瘦的脸庞,说:“你怎么这么瘦了”?
    我和鸽子在办公桌前面对面坐下来,聊了些什么,大体上都忘记了,只记得鸽子含着泪说了一句:“一想起从前,我就……”。我没有哭。
    等到她下班,我骑着她的自行车,带着她向乘车点走,天上飘起了雪花。我说:“以后你能找个比我好的人”。她在身后幽幽地说:“没有比你再好的了……”
        车来了,我伸出手:“再见,好好过日子”。她笑笑,带着手套和我轻握了一下。
    我没哭,但是上车后,看到她瘦瘦的背影,我忽然哭了,一直哭到家。那天的雪,很大……
        回到家,我蒙着被子偷偷哭了一宿,第二天,我回到临溪,女友搂着我的腰,颠怪地说:“你休息一天,也不打个招呼。”
    我拥着她,什么也没说,心里空荡荡的……

    1993年春天,我调到矿大院,成为“猎鹰”中队的一员。
    就在这年的一个早晨,在大街上,偶遇了分别两年的鸽子~~~~~~~~~~~
    这天,我休息,换下志服,坐车来到城里,在街上闲逛,不知不觉来到了BINZHOU商厦(现在已经更名为华联),在三楼服装柜台,我忽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背影~~~~~~
    没错,是她,清瘦的背影,身边还有一位,高高的,瘦瘦的,比我高,男的,,,,,,
    我躲在一旁望着她,~~~
    后来我下了楼,在楼下等着,不一会,她和男朋友下来了,从我身边擦身而过。
    没有认出我~~~~~~~~~~~~~~
    我看着她的背影,见她用手挽着男友的手臂,我想,我放心了,有人替我照顾她了~~~~~~
    [ 本帖最后由 猎鹰 于 2009-6-30 09:15 编辑 ]
    免责声明:用户在本平台发表的内容仅表明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平台观点,本平台亦不承担任何法律及连带责任;本平台发布的信息仅为传递、参考之用,不构成任何投资、使用等行为的建议。任何后果均由用户自行承担;转载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,我们将立即整改或删除相关内容。联系邮箱:slitcn@qq.com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还不错
    2015-5-6 09:53
  • 签到天数: 1 天

    [LV.1]初来乍到
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09-6-23 20:40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《不需要太懂》后续故事之——桃酥
    我们班是在89年3月到“油田一面旗”采油队实习的,全班男女“一锅端”。刚去的情景已经在前面的章节有过描述。男生住三间平房,但是房间互通,就是一进门,有三个小间的那种。我一开始住西间角落的上铺。我还在墙上用图钉张贴了一幅自己的“大作”:一个蓝色手印,还附了一首烂诗,自诩为抽象派。采油队指导员看见了,对抽象作品伸直了左手,突出食指,严肃地、郑重地“表扬”:“给我摘下来”!
    到了“红旗采油队”,我们也算是“成人了”,白天跟着师傅在站上干活,下午三点半就下班,因为师傅们下班还要坐一个小时的车才能回到农场的家。我们只能回到宿舍。爱喝酒的,就在队上的小经销店买一瓶或佘一瓶“蓬莱阁”(白酒),几个人一凑,用罐头瓶当酒杯。那时真是傻喝,不知酒量深浅,经常喝吐了还不知怎么吐的。
    刚到队上,我还在追鸽子,鸽子虽然没同意,但已经渐渐把我当成朋友。记得一天下午,我所在的采油站开新井,我和师傅忙到天黑才回到队上。食堂关门了,恰巧一个男同学有一个小煤油炉,这东西80后和90后肯定没听说过。我花4毛钱买了一包方便面,用小铝锅煮面吃。鸽子从楼上下来,看见我用煤油炉煮面,就说:“你才回来”。“哦”。我拿着筷子,傻站在那。“我那有点心,你别吃面了,累了一下午了”!我心里“突突”的,脸上还假装平静:“没事儿,随便吃点儿”。鸽子命令我:“快别做了”。我问:“你是不是有事跟我说”
    “是,你快别做了,我有事跟你说”。鸽子随口附和。
    我和鸽子来到三楼女生宿舍,我坐在她的下铺,鸽子爬到上铺自己的床上,从枕边拎下一个塑料袋,里面盛着一袋桃酥。:“快吃”。那时候我们是实习生,没有工资,身上的钱是家里给的,每个星期,我妈给我7块钱,五斤粮票,刚够饭钱。女生也都是职,工子弟,富不到哪里去。鸽子把桃酥塞进我的手里,我听话地嚼着桃酥,鸽子甜甜地看我吃。但是我只吃了两块就不吃了:“饱了”,我说。
    因为我知道女生的点心在那时挺珍贵的,现在的80后、90后不会理解。
    由于“油田一面旗”采油队多了几十个我们吃饭的嘴,食堂人手不够,就每天轮流抽两名女生去食堂帮忙。我这个人就是脑子一根筋,按现在的话说,就是“脑袋进水”,记得一次去食堂打饭,卖饭的是女生“小猫”,我递给她四两饭票,四两是两个馒头,她却以“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”,递给我三个,我傻乎乎地说:“我要两个”。“小猫”恶狠狠地瞪我一眼,我茅塞顿开,赶紧攥着三个馒头溜了。回到宿舍,全体男生暴笑,卷我“潮八蛋”!在这里实习了三个月,我追了鸽子三个月,鸽子虽然没答应我,但一直把我当哥哥看,虽然她比我大一岁。
    每逢星期五下午,我们实习生才可以回家,星期天下午,再从城里骑一个多小时的自行车回到队上。鸽子的家在黄河南岸的采油厂,她每次需要搭车到北镇,再骑自行车到采油队。在实习的最后那段时间,我俩成了朋友,还没成为情侣,但每次就由我骑自行车,带着她,骑行一个多小时,回“油田一面旗”。记得一次骑到半路,车胎扎破了,在修车摊补好后,天都快黑了,我骑着自行车,带着鸽子往采油队赶。我鬼使神差地说:“鸽子,咱俩自从在一起,你特不顺,不是自行车扎带,就是断链条,可能是老天爷不喜欢咱俩在一起,咱俩以后别在一起了”。
    鸽子狠狠在我背上拍了一巴掌,打得我生疼:“不行”!我心里甜丝丝的:“那好吧,我听你的”,我说。鸽子在身后说:“真的听我的?”我说;“嗯”。我听见鸽子在身后啜泣。
    鸽子的自行车是“大金鹿”,骑起来挺费劲,我蹬着车子说:“还有10多分钟就到了,你要是累了,就在我背上趴一会儿”。鸽子将头轻轻倚在我的后背,只有5秒钟,就挪开了。
    是的,我们彼此已经有了感觉,但此时还是以兄妹相称,还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。
    感情,有时就是这样:彼此相互的对望,远比相互依偎更……

    [ 本帖最后由 猎鹰 于 2009-6-26 23:44 编辑 ]
    免责声明:用户在本平台发表的内容仅表明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平台观点,本平台亦不承担任何法律及连带责任;本平台发布的信息仅为传递、参考之用,不构成任何投资、使用等行为的建议。任何后果均由用户自行承担;转载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,我们将立即整改或删除相关内容。联系邮箱:slitcn@qq.com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还不错
    2015-5-6 09:53
  • 签到天数: 1 天

    [LV.1]初来乍到
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09-6-23 20:41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《母亲》
    我妈长得不好看,我小时候就这么认为。她个子不高,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缝,但打起我来却变了样子,至今我还记得小时候跪搓板头顶碗的情形~~~~~~
    我70年代初出生在南辛店,因为生在山东,所以名字里有个“东”字,在家排行老六,最小的一个,上边三个哥哥,两个姐姐,除了二哥真收拾我,其他的都当我是宝。其实到现在,我最想念的,还是我二哥~~~~~~
    父亲每到过年,就给我们啦起家事。父亲的父亲曾是地主,在镇上开酒坊、开商铺,挣下了钱,用两缸银元在村里盖起了两层小楼,全是石头垒的,深宅大院,院墙四个角有小炮楼(其实是防土匪的),在当时很吊。
    父亲说:“虽然你们爷爷当初被划分为地主,但他绝对没有人命案子,也没欺负过人。虽然也放高利贷,但人家要是实在还不起,爷爷也不逼人家。因为村里爷爷最有钱,有长工,所以在当初被划成地主”。
    父亲在家是老大,家里只有他上了好学堂。那时候,西北是马步芳的天下,那小子很注重教育,父亲上了当时的师范,学习美术,吃饭、上学、校服费全免,马步芳为了巩固地盘,使劲培养人才,这一点倒是值得我们借鉴~~~~~~

    [ 本帖最后由 猎鹰 于 2009-7-8 23:16 编辑 ]
    免责声明:用户在本平台发表的内容仅表明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平台观点,本平台亦不承担任何法律及连带责任;本平台发布的信息仅为传递、参考之用,不构成任何投资、使用等行为的建议。任何后果均由用户自行承担;转载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,我们将立即整改或删除相关内容。联系邮箱:slitcn@qq.com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还不错
    2015-5-6 09:53
  • 签到天数: 1 天

    [LV.1]初来乍到
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09-6-23 20:48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后来解放了,父亲因为有文化,鹤立鸡群,很轻松进入了石油大军的队伍,那时候,胜利油田都还没成立,父亲开着进口的卡车,在青海、新疆奔波着~~~~~~
    因为陪我爷爷挨过批斗,父亲的性格渐渐沉默寡言,在我儿时的记忆里,父亲每天几乎没什么言语,下了班,就喊我舀水。这是我最喜欢干的,我连蹦带跳用水瓢舀来水,父亲猫下腰,站在平房门前(那时油田家庭都住平房),先用肥皂抹抹手,然后夸张地搓,我就用水瓢在上面冲~~~~~~
    如果是冬天,那么家里的饭菜永远是萝卜、白菜或土豆丝,加上母亲的手擀面。就是手擀面也不常吃。在我6、7岁的时候,我清晰地记得,家里有两种面粉,一种是地瓜面,那是主食;一种是粗面,改善伙食用的。
    一次,我和大姐独自在家,我饿了,可是筐里的地瓜面窝头没有了,现蒸来不及。大姐就抓起一把地瓜面塞进我的嘴里,然后自己也塞了一把,现在想想,真的好吃~~~

    [ 本帖最后由 猎鹰 于 2009-7-8 23:20 编辑 ]
    免责声明:用户在本平台发表的内容仅表明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平台观点,本平台亦不承担任何法律及连带责任;本平台发布的信息仅为传递、参考之用,不构成任何投资、使用等行为的建议。任何后果均由用户自行承担;转载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,我们将立即整改或删除相关内容。联系邮箱:slitcn@qq.com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好累啊
    2018-12-21 13:50
  • 签到天数: 9 天

    [LV.3]常来常往

    发表于 2009-6-24 08:31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很真实,很感人,很有文采。
    免责声明:用户在本平台发表的内容仅表明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平台观点,本平台亦不承担任何法律及连带责任;本平台发布的信息仅为传递、参考之用,不构成任何投资、使用等行为的建议。任何后果均由用户自行承担;转载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,我们将立即整改或删除相关内容。联系邮箱:slitcn@qq.com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还不错
    2018-9-9 17:06
  • 签到天数: 23 天

    [LV.4]社区常客

    发表于 2009-6-24 08:41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顶。临溪在哪里???
    免责声明:用户在本平台发表的内容仅表明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平台观点,本平台亦不承担任何法律及连带责任;本平台发布的信息仅为传递、参考之用,不构成任何投资、使用等行为的建议。任何后果均由用户自行承担;转载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,我们将立即整改或删除相关内容。联系邮箱:slitcn@qq.com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发表于 2009-6-24 08:45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很感人啊
    我一直以为那个地方叫林西呢
    免责声明:用户在本平台发表的内容仅表明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平台观点,本平台亦不承担任何法律及连带责任;本平台发布的信息仅为传递、参考之用,不构成任何投资、使用等行为的建议。任何后果均由用户自行承担;转载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,我们将立即整改或删除相关内容。联系邮箱:slitcn@qq.com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还不错
    2015-5-6 09:53
  • 签到天数: 1 天

    [LV.1]初来乍到
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09-6-24 08:48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小时候,我没少挨母亲的打,还记得小时候偷了别人的“pia”(四声,70后明白是什么),母亲流着泪用皮带抽我,我拿砖头开了别人的瓢,母亲狠揍我一顿,然后买了桃酥,揪着我耳朵去人家家里道歉。被开瓢的那小子头被绷带包着,在床上玩,一看见桃酥,竟然嘻嘻笑了。
    我和他今天打明天忘,一直是发小,好伙伴。
    现在,他成了有名的“江湖人物”,包工程、抢地盘,遇见我还亲热地打招呼~~~~~~
    母亲一生要强,爱发火,但从不害别人。后来,我长大了,母亲变老了,打不动我了,身体越来越坏。
    我每次回家看她,坐在她身边,手抚着她花白的头发,她就颤巍巍的看着我,流着泪,嘴角蠕动着,说着我听不清的话~~~~~
    到现在我还不明白,小时候母亲打得我那么狠,跪搓板、皮带抽,为什么我长大了,一看见母亲颤巍巍的病体就心如刀绞~~~~~~
    母亲离开我们的那个夜晚,我在单位值班,半夜接到电话,我来不及换下警服,从单位要了车,忙往人民医院赶。到了医院,急诊室没人,我就问护士:“刚才是不是送来一个老太太”?
    护士望着我,迟疑了一下,指了指北边:“送那里去了~~~~~~”。
    我想,可能是护士弄错了,母亲不会去那里的。我奔出急诊室,迎面看见三哥红着眼睛从北面过来;"咱妈走了,~~~”
    我苍白着脸向北走,来到殓房外,在台阶上坐下,仿佛迷途的羔羊,无助地呆坐了许久~~~
    天亮了,我定定神,给岳母打电话报丧~~~~~~
    妻子坐职工上班的大轿子车赶到了,我呆坐在台阶上,抬起眼望了望她,忽然感觉我从此已经是世界上最孤独的人了,大滴大滴的眼泪滴在地上~~~~~~
    真希望母亲还在我的身边,还可以抽打我,教我堂堂正正向前走~~~~~~

    [ 本帖最后由 猎鹰 于 2009-7-8 23:50 编辑 ]
    免责声明:用户在本平台发表的内容仅表明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平台观点,本平台亦不承担任何法律及连带责任;本平台发布的信息仅为传递、参考之用,不构成任何投资、使用等行为的建议。任何后果均由用户自行承担;转载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,我们将立即整改或删除相关内容。联系邮箱:slitcn@qq.com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发表于 2009-6-24 08:49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    免责声明:用户在本平台发表的内容仅表明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平台观点,本平台亦不承担任何法律及连带责任;本平台发布的信息仅为传递、参考之用,不构成任何投资、使用等行为的建议。任何后果均由用户自行承担;转载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,我们将立即整改或删除相关内容。联系邮箱:slitcn@qq.com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发表于 2009-6-24 08:50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真爱未必真拥有,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,呜呜~~~~~~~~~~~~~~~
    免责声明:用户在本平台发表的内容仅表明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平台观点,本平台亦不承担任何法律及连带责任;本平台发布的信息仅为传递、参考之用,不构成任何投资、使用等行为的建议。任何后果均由用户自行承担;转载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,我们将立即整改或删除相关内容。联系邮箱:slitcn@qq.com
   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发表于 2009-6-24 08:56 | 显示全部楼层

    看到你和女友一起吃面的那段,太真实了,其实那种日子确实挺让人回味的。
    免责声明:用户在本平台发表的内容仅表明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平台观点,本平台亦不承担任何法律及连带责任;本平台发布的信息仅为传递、参考之用,不构成任何投资、使用等行为的建议。任何后果均由用户自行承担;转载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,我们将立即整改或删除相关内容。联系邮箱:slitcn@qq.com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发表于 2009-6-24 09:00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看了文章,勾起了一些美好的回忆,不错。
    免责声明:用户在本平台发表的内容仅表明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平台观点,本平台亦不承担任何法律及连带责任;本平台发布的信息仅为传递、参考之用,不构成任何投资、使用等行为的建议。任何后果均由用户自行承担;转载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,我们将立即整改或删除相关内容。联系邮箱:slitcn@qq.com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使用高级回帖 (可批量传图、插入视频等)快速回复
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    本版积分规则   Ctrl + Enter 快速发布  

   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,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、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,只要接到合法请求,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。
   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客服中心 搜索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